紫辉创投怎么样?没说过6亿能造车 要另辟蹊径

qinzhiqiang 10-15 14:22 11次浏览

在成功投资了陌陌、映客、锤子科技等多个明星项目后,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今年还出人意料的投入到新能源造车领域,不仅在中国和美国同时创办新能源汽车公司Neuron,还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真格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

此前郑刚造车拟融资6亿的消息传出后,某知名汽车媒体称,“呵呵,6亿也能造车?”。郑刚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说,媒体断章取义,自己从没说过6亿能造车。

郑刚说,在资金、人才、技术等都晚的情况下,Neuron要另辟蹊径才有机会,产品方向是无人驾驶共享汽车,并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深度创新。

汽车对郑刚来说并不陌生。很多年前,郑刚曾在美国通用汽车和德尔福汽车工作了五年,做过汽车零部件投资,整车投资,研发中心投资和资产投资,负责过零部件厂的并购。

不过,造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郑刚说,造车一个挑战是,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财富又要投入进去,可能水花都出不来。

但想明白后,郑刚觉得钱既是问题,又不是问题,关键是时机、产品定位、商业模式、资源整合能力等等,既然决定了就去做。

“喊口号说‘我们想成为改变世界的一分子’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为实现愿景而付诸行动,并且把愿景变成一个个阶段性目标并努力带领团队实现它。”

实际上,郑刚不仅是涉足汽车制造领域,也计划将新能源汽车与区块链技术紧密结合起来。

无独有偶,快的创始人、泛城投资创始人陈伟星日前也宣布与原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发布“打车链”,称要做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打车软件。

郑刚对雷帝网表示,Neuron会把区块链技术全方位地应用到Neuron电动车的产品设计、制造、共享化生态运营等各方面。

郑刚还爆料,陈伟星做打车链前,自己曾在2018年1月跟陈伟星有过一次详谈,讲区块链技术如何应用到汽车产业和出行方面,目的是想听听他的意见。

“也许他当时有他的想法,但没告诉我,我感觉这种单向交流没有回馈意见的没啥意思。”

郑刚是性情中人,陈伟星也是币圈红人,陈伟星怼朱啸虎、怼李笑来、怼百合网慕岩,最近也和郑刚怼了起来。郑刚告诫陈伟星:少作一点、“监管一旦真的硬起来,大家都没得玩。”

事情的缘起是,陈伟星最初曝光李笑来欠3万个比特币,随后李笑来经历“录音门”,陈伟星称“首骗被爆录音,走向财富自由之路方法是,组织粉丝社群,发币,换走他们的钱。”

郑刚认为,不管陈伟星是否有意碰瓷李笑来,也不管是否为提升自己影响力,为自己的销售做推广,如果对方是骗子,那么完全可以走正常渠道去报案。

“在各种媒体和群里诉说,说了又没有正面的应对措施,很多人就会想你干嘛呢?”郑刚说,目前行业需要的是自律和克制,而不是这种让人一看貌似贼喊抓贼的方式,闹得人心惶惶。

郑刚这种做法挺符合他的个性。当初,锤子手机获10亿融资时,郑刚就曾评阿里,称锤子差点被害死,阿里不能雪中送炭。

对此,郑刚对雷帝网表示,自己是就事论事,也谈不上得罪阿里。

以下是专访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实录:

专访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没说过6亿能造车 要另辟蹊径

雷建平:映客最近在香港上市,作为映客早期投资人,您怎么看待映客上市?

郑刚:映客上市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当年“千播大战”时,有非常多直播公司参与到这场“千播大战”之中,我当时的一种感觉是直播的战争还没开始我却看到了它的结束了。因为我看到了直播兴起的要素和维持竞争力所需要的基本条件:

第一、你得有一个非常好的运营团队,这个团队就类似于像奉总(映客CEO奉佑生)的一批人,很多人是觉得别人能做好,能挣钱,我也来参互一把。

一些有流量的互联网公司说直播有什么门槛?不就做一个APP,倒入流量,能直播就行了。没那么简单。

第二,很多新兴直播公司没意识到自律、谨慎和运营上的时时监控的重要性。

映客有个上千人的审核团队每天监控着数十万的直播视频确保内容的规范和主播的行为操守。很多新兴直播公司早早地栽在这个地方,一蹶不起或被一下子取缔。

第三,映客比较早期的时候就融了一定的资金,这个资金虽然不是很多,但在整个视频直播崛起的那个时刻起了很重要的推动作用。

第四,映客的先发优势加上产品的简单、易用、流畅,率先抓住了行业头部的主播、头部的土豪,营造起了一个非常好的视频互动社交生态。

第五、奉总的团队有非常强的流媒体技术积累以及十年的运营经验,别人往往忽视了这一点。

第六、因为有我啊哈哈哈,我这个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投资人,逢人便说映客。因为我相信蝴蝶效应,我相信小事情可以改变世界。。。

投陌陌是因为社交

雷建平:您不光是投了映客,还投了陌陌,为什么在这个领域投得这么好?

郑刚:不敢说投得好这个结论,运气+努力是不二法则。这个赛道上还有很多其他优秀的公司我们也还没有机会碰到,碰到了也许就有参与机会。

我投了映客之后,有一天2016年1-2月份我找陌陌CEO唐岩聊天,他说很快要上直播,我说不错啊。

我说不错的时候,马上意识到映客和陌陌两个将来可能是竞争对手。虽说当时好像有点远,因为映客已经做直播而且获得了很可观的流水。而陌陌尚未开始,还没有做,陌陌的收入主要来自会员费、游戏收入、广告等等。

但我知道陌陌公司的产品开发能力和陌陌产品本身社交属性的力量,我知道陌陌很快就能赶上。

其实一点小透露,唐岩在收购探探之前跟我探讨过,看有没有机会跟老奉聊聊深度合作的事情。

我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因为两家公司在各个方面高度互补:品牌、用户细分、用户地理分布、收入结构等等,我高度认同,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但我觉得双方还是保守了一点,我一直相信映客的直播团队和他所倡导的商业模式和品牌影响力。双方只要再走近一点点就到了,非常可惜没有做成。

雷建平:映客独立上市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郑刚:不过作为投资人来讲,我希望映客独立上市。因为,我不管投资映客能挣多少钱,我多了一个Portfolio公司是一个IPO Company。

市面上很多做pre-IPO的基金就是要在上市前蹭个上市名气,公司如何做大基本和他们没啥关系,但是可以在外面吹牛这是他们投的上市公司,这种只有蹭名气的基金已经基本没有竞争力了。

当然,我觉得唐岩和老奉都是湖南人,两个人很类似,:懂用户、懂得换位思考、沉稳、抗压、耐得寂寞,而且本质都是很善良的人。他们虽然一个貌似张扬,一个谨慎,但他们本质是一样的。

雷建平:您怎么看湖南人这么会做社交软件?

郑刚:我真的也不知道。我目前投了五个湖南人的公司,每个都挣钱,每个都为基金挣了很多倍的回报。所以我就爱死湖南人了。

专访紫辉创投合伙人郑刚:没说过6亿能造车 要另辟蹊径

雷建平:最近小米、映客、51信用卡等一批企业在香港上市,曾经一天8家敲钟,以至于网上说,港交所的锣不够用,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郑刚:大家都要抢时间窗口。因为从资本市场来讲,欧美资本市场在7月份、8月份基本上就放假了,或者是度假,这个雷打不变。

投资经理都去度假期间没人会买股票了。所以那个时间在西方资本市场来说就是一个惨淡的季节,大家期望7月10日之前,7月15日之前,能IPO就IPO掉,否则没人下单。

此外,这些公司也发展到合适上市的阶段,自然而然,否则也不够上市条件的。当然也存在着一些因外部风险因素推动的上市原因,即对下半年和明年资本市场在全球贸易战阴影情况下的提前准备。

没说过6亿能造车 起步资金比蔚来要高

雷建平:紫辉创投有这么多成功案例,您也经常跟锤子发声,为什么还造车?

郑刚:我第一个工作就是通用汽车公司,我负责汽车的并购,这个只是说让我了解一下汽车,我比别人多知道一些。但是造车这件事,还是有我们一些理想因素在里面。

因为我一直认为,目前大部分人的造车模式是错误的。他们想卖车,错错错,未来的世界不需要这么多车。

实际上你知道你家的车库,我家的车库下面填满了车,这是错的,浪费资源,浪费资金,浪费车库,浪费空间。从国家层面来说我们的汽车已经多到影响国家能源安全的问题了。

目前阶段为什么这些车子不能实现共享出行?他不共享因为他认为这是个人财产。第二,无法共享,因为信息不对称。你的车停到哪里,想用你车的朋友,也不知道你的车在那里。

第三,车如果高度共享,目前我们路上5%的车就能够满足我们百分之百人的需求。什么意思?将来车是卖不动的。

很多人不知道再过5-10年,全球消费者包括中国消费者可能不买车了,全球汽车销售的雪崩即将来临,而大部分人要么浑然不知,要么在装着睡大觉。

雷建平:您车的项目前一阵子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整体团队建设得怎么样?

郑刚:从团队建设来说,我们是中国、美国两个地方同时开始,目前人数在100人以内。造车的话资金再多都不够。

我记得我发出消息说融资6亿,然后中国汽车周报,还是中国汽车报就在其公号上写了一个,“呵呵,6亿也能造车?”,让我哭笑不得。

6亿是一个开始,李斌刚开始是3个亿,我们还比他多一倍。其实,我觉得重要的还是理念和商业模式以及市场是否给你机会。

我如果跟他们做同样的事,我一定做不起来,我没有他钱多,我没有他的前瞻,没有汽车厂,没有政府支持。我们甚至车都比他晚出来,我也没有这个网络,我怎么可能有机会?

所以在这个时候你就必须要另辟蹊径,成为创新者,我把这个掀翻掉,我说我不跟你玩同样模式的,我才有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无人驾驶共享汽车。

造车非常难 想通了就去干

雷建平:您投资做得这么好,为什么还全身心的做汽车?

郑刚:真的非常非常累,最近每天都是非常痛苦,像映客上市之后让我开心了一下。包括映客香港庆功会的晚上,我来之前还心情非常沉重,后来我喝酒说还是开心一下,为什么?

造车面临的挑战巨大,首先是我们能不能在强手如林的产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为此好不容易积累的财富,扔进去水花都出不来,这是第一个。

第二、面临着以前从来没有的人事、财务、业务、资源整合方面的问题需要立即有答案和结果,而这些决定可能不能犯错。

焦虑感是以前的几次方,因此特别能理解其他造车的创业者,我相信无论他们在媒体上是多么光彩,私下也是无比痛苦和焦虑的。

雷建平:您在朋友圈里面说了您的心情,为什么说很痛苦?这句话很难理解。

郑刚:我认同一个人事情越大,责任越多,痛苦越多。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很小很小公司,有一点痛苦说明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做个Startup非常不容易,公司商业模式、产品、市场、用户、员工的管理、融资等等的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得顾及和亲力亲为,还生怕方向错了就坠入深渊。

创业企业往往是动荡的,经营也是混乱的。创业者如何把企业里所有人的思想统一起来为一个目标奋斗?

很多人是天才,但是他的想法跟你不一样,你怎么把他管理回来,你怎么和他沟通我们的方向,想方设法包容他,尽量帮助他们成功,你只有帮助他们成功,你才能够成功。我这个理念就是这样。

为锤子发声不会得罪阿里

雷建平:您之前为锤子发声,把阿里巴巴弄得很被动。在中国创业的话,基本上BAT是绕不过的,很多创业者都拿BAT的资金,您叫板阿里巴巴不相当于把别人得罪了吗。

郑刚:我倒认为实话实说,我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不是故意得罪他。我确实是就事论事,我愤怒是有原因的。我相信阿里也能理解,这没什么。我们自己也会经常犯错,有问题努力改了就好。

我相信这件事情对他们会有影响,但是我认为是好的影响,只要是好的影响就OK。我觉得有理想、有情怀的公司不会care这件事情。

雷建平:作为一个投资人,您为什么这么愿意为创业者发声?

郑刚:这个人比较婆妈,喜欢的东西就喜欢讲,嘴里包不住。常规来说作为投资人应该内敛一点,矜持一点,克制一点,不应为创业企业过多站台,因为你可能站错,而站错的后果是钱没了,声誉也没了。

但是,我们就是活那么几十年,你喜欢就说啊,所以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我只要喜欢就到处说,到处讲,我会拿着我的手机告诉乘公共汽车的老大妈说,这个东西怎么样。

我会给小卖部老板说直播卖你的小卖部的东西,你能挣钱。真的很多人就这么播,有的人直播煎饼果子,有的人播小卖部的什么,都能看。

奉总说了, 我们都是孤独的。我们特别想知道别人在干嘛,为什么?其实你看特别能感人的故事,不是什么伟大人物的故事,感人的故事都是小人物的故事,因为那才是真实的。

所以,才会有口述抗战史,口述我的家乡,所以,我特别相信这种直播,很多人觉得直播无聊。他说无聊的人看直播,其实他们错了,人们是更希望别人是什么生活状态。

陈伟星是碰瓷李笑来 引发大家恐慌

雷建平:您的的确确心直口快,包括李笑来录音泄露之后,在币圈引发很大的风波,您就直接说陈伟星破坏了行业,很少有人像你这样直接去指责陈伟星。

郑刚:我要做自己,但是做自己是有条件的。我怼陈伟星是因为看不下去。过往的经历和对历史的了解,我天生怀疑那些用力声称自己为别人谋福祉的人的动机。

我认为他们多半是别有用心的投机家或阴谋家,目的无外乎是提升自己的影响力,谋取自己的利益,或为自己销售代币推广而已,到头来损失的是真信了他们的普罗大众。

因此这件事情我觉得味道不对。任何一个行业能兴旺起来之前普遍都存在问题,需要规范,需要引导,这个需要时间和社会的共识。

币圈这个行业说老实话,投机者非常多,也有各种各样的骗子,需要规范、需要自律,但不是消灭。

所以,我觉得你如果真的觉得某些人有问题,你应该用正确的方式,比如去报案、提供证据,这不就解决了。

那你说些捕风抓影的事实又无法自证只会把事情搞得更复杂。在各种媒体和群里诉说,说了又没有正面的应对措施,很多人就会想你干嘛呢?

目前行业需要的是自律和克制,而不是这种让人一看貌似贼喊抓贼的方式,闹得人心惶惶,任何人都再不对其他人有信任感了。

此外,我觉得还有无数非常认真努力的创业者,他们非常认真地做产品、应用、公链和技术层面的东西;

而投资人在寻找产品、在寻找可以落地的应用,他们有的需要找钱,有的需要找改变世界的人。他们都共同需要的是时间和空间去发展。

没有这些时间和空间他们发展不起来的,你就为了达到你个人的目的,你赚了很多钱了。没错,你装了10几个亿在口袋里,最后让这个行业都毁掉无法操作,这个是不对的。

一个骗子、一个坏人犹如一颗老鼠屎都会毁了一锅好粥。但是,我们认为不是去到处宣传说这个行业锅里的粥都臭了,你们不能做,因为你自己吃了一锅很好的粥,还囤了些粮食,你们来买我的,我这有好粥。

雷建平:您现在对于区块链有什么预期?我看您也涉足区块链。

郑刚:我们一定会把区块链用到我们的打车,整车上面。另外,我2018年1月份跟陈伟星有过一次非常长的详谈,讲了我们怎么把区块链应用做到打车里头。

陈伟星后来也出来做了打车链这个事,当然也许他早已经有他的想法,但没告诉我,我感觉这种单向交流没有回馈意见的没啥意思。

这种现象在创业圈里屡见不鲜,创始人把商业愿景和点子说得再好都没用,好的点子无法执行一钱不值,如果创业者因为一个好点子被别人“学走”而一蹶不振,那么说明这个事情本来一文不值。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