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包头小伙干大生意(靠这三条秘诀)

qinzhiqiang 07-01 8:53 15次浏览

这位包头小伙干大生意(靠这三条秘诀)

这是我们记录的第166张面孔

我大学读的是采矿工程,内科大的王牌专业。科大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专业的含金量。

所以毕业后去到一家央企,一般的月薪在五六千,最高时能达到一万多。我父母骄傲死了,既没背井离乡,也没受多大罪,而且还在稳定的体制内。

但我就是不喜欢。就想自己干点事业。

于是13年的时候,花2000块钱买了一份阿里巴巴的商业数据,从中寻找商机。上面罗列了30几个具有开发潜力的市场,其中就包括蜂蜜。也是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位新疆的蜜农,得知这个行业大部分都在赔钱。

换做别人肯定是要避开这个行业,而我的思维是:别人的失败,可能恰恰是我的机会。前景广阔却一直赔钱,肯定有问题。我要是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不就赚钱了吗?

不要在能骚浪贱的年纪里端庄的活着

在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一个非常好的蜜源地以后,我瞒着父母,背着行军包,偷偷的去了新疆。

因为具体地址很难找,司机把我放到阿合牙孜的深山上就走了。

我只好拿着一张蜜源地的照片,背着行军包独自翻山越岭去寻找。

坐黑车、走夜路、迷路、露宿山头。除了生禽走兽没遇到,其他都遇到了。

新疆的昼夜温差大,明明白天热的要命,夜晚的温度居然会跌到零下。山里边也没有任何可以居住的地方,盖着自己带的两寸厚的被子还是冻得不行。

搭黑车,从县城到市区,路途遥远,有几百公里。司机是一位长着络腮胡的维族大哥。管我要八百块钱。我嫌贵,砍价砍了半天给了他六百块。

维族大哥同意了,但表情严肃,很不高兴的样子。车子走开后,眼看着路越走越荒凉,大哥突然开到一个平台,突然停车。

把所有车门打开,还掏出了一块白布,就是感觉要进行祭祀,特别庄重,给人的感觉就是要灭口。我害怕极了,心提到了嗓子眼。给我的身边人发了微信,如果十分钟收不到我信息就可以报警。

结果没想到维族大哥是在进行斋月的最后一次祷告。

虚惊一场。

换做现在,我应该不会再做这样莽撞的事情独自去新疆了。但同样的,肯定也就没当年那种机会了。

所以想创业,就要趁早,趁还有一腔热血的时候,去置顶仅存的梦想。

我喜欢“拿下”

到了新疆以后,也是吃尽了苦头。被人欺骗,花了很高的价钱买到的却是品质不好的蜂蜜。买回来全扔了。那种受制于人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所以回来以后痛下决心,直接投资蜂场,砸锅卖铁也要扎根在蜜源地。

过程是艰辛的,但结果喜人。我一路攻城略地,拿下了几个优质蜜源地。就连当地清真寺里最有名望的阿訇都成为了我的合伙人。

这位包头小伙独闯新疆干大生意,就靠这三条秘诀

靠着一手好厨艺行走新疆

乔致庸是我的偶像

《乔家大院》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部电视剧,从乔致庸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做生意的方式。

乔致庸做生意的年代,太平天国起义,狼烟四起。商路被隔断,大胆的乔致庸却偏要到南方去做生意。大家都觉得他此行凶多吉少,但还是为他凑足了银两,助他一臂之力。

相似的是,我在刚刚创业的时候,也是得到了众多朋友们的帮扶。明明从来不喝蜂蜜的人,这个一瓶那个一罐的来买我的产品。

大家也不知道我的蜂蜜质量究竟怎样,凭的就是一份信任。

所以我在面临一些诱惑的时候,始终提醒自己要守住原则。曾经有一批薰衣草蜜因为供应商的疏忽,导致有点轻微发酵。

我当时就纠结呀,毕竟是两万块钱的货。发生这种情况后依然在市场上销售的比比皆是。而且我手上还有很多的分销渠道。想卖掉一点问题没有。

但犹豫再三,心里那股子傲气还是占了上风:我跟那些人不一样。

毅然决然的提着两大桶蜂蜜进旱厕,一股脑全都到了进去。心里是前所未有的骄傲,一脚把蜂蜜桶踢飞,感觉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那是我的创业初期,两万块有着很大的意义。

我爱钱,爱那种来路清白干干净净的钞票,带有一点踏实的辛苦味道。

做个俗人,贪财好色一身正气。

从2012年创业到现在,我手底下已经有了三个自己的蜂场,和五十人的团队,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资源。

不少老板看重我手上的客户资源,想找我代理他们的产品。拱手送我一个联合创始人的身份。

但我都拒绝了,我拿不出那么多时间去鉴别他们的产品质量是不是足够好。我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凡是我拿不准或者没有话语权的东西,就一定不会接受。

你想要的,都在恐惧的另一面

假如我当初老老实实待在单位里,表现不错的话,现在应该也是一个小领导了,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而现在的我还时常会在噩梦中惊醒,梦到自己在去往新疆的寻蜜之路上出了车祸,资金链断裂。

曾经一百次想过放弃,但是第二天醒来以后,又像打了鸡血一样。

因为我知道,所有你想要的,都在恐惧的另一面。

“人在包头”最初的想法源于摄影师Brandon Stanton拍摄的Humans Of NewYork,每天推送一张纽约面孔,每一张纽约面孔后都有自己的故事。包头这个有着200万人口的三线城市,每天也有各种各样的“普通人”故事在发生,但却无人知晓。现在,我们想试着以记录者的身份,记下我们身边的包头人,我们身边的包头故事。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而我们用故事让孤岛相连。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