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生意陷困境(拼命活着 )

qinzhiqiang 07-01 10:14 17次浏览

哈尔滨生意陷困境(拼命活着 )

王小明最近有点烦!

因为他张姨和陈叔总在“云端”给他介绍对象。归根结底,是因为两位长辈的商铺生意不咋好,大白天没事儿的时候就琢磨起小明的婚姻大事。

为了体验一下长辈的艰辛,王小明和张姨、陈叔一起去商城出了一天“摊”,体验了疫情之下,小商贩们的一天。

哈尔滨的大部分商场已经开门两个多月了,但在疫情和线上的双重打击下,商家们复工后的日子也只能用 “惨淡” 来形容。大家只能是各想各的招,在艰苦的日子里挣扎着。

王小明觉得,眼下,张姨和陈叔们生存好难!

王小明在金太阳商场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对这里小贩体验生活进行了总结——

“大家的生意都不怎么样!”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金太阳商城空荡荡的走廊。

“现在别说卖货,你就看看这走廊,除了卖货的哪有客人!”张姨指着空荡荡的走廊说道,“开门两个多月,见过的客人可能都没超过一百个。”

除了空着的走廊,小明还看到很多店铺都挂着出租的信息。“这都挂了好一阵子了,这时候哪有人来租!很多店主干脆就这么空着。”张姨感慨道。

小明说:怪不得有空研究我,原来是我张姨太闲了。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很多店铺张贴着招商信息,有些甚至是空着的。

商场里好多年轻人都开始直播卖货,好多人甚至都不来店里了,一方面躲避疫情,一方面还能省一部分电费。“反正店里也不卖货,在家开着直播起码还能有个互动。”

但据张姨所知,有的卖得好,有的也没什么人关注,“要我说,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网红’,也不是个个都成‘带货达人’,有几个李佳琦啊。”

虽然张姨说起网络用语挺溜,但这些对于她来说还是新鲜事物,直播对她来说有着巨大的门槛,只停留在口头上。金太阳商城前阵子组织了平台直播的培训,很多年轻人都去学怎么做直播卖货,张姨就没有去“凑热闹”。

小明说:虽然顺应不了时代潮流,但‘前浪’也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网上不会卖,但张姨也有她的“战场”。

张姨的“战场”,就是早晚市、路边摊。每天张姨都会带一些货回家,在市场上也能卖一些,算是弥补了店里的损失。

而更让张姨高兴的还是商场的新政策。

“商场过一阵子要进行装修,把店铺重新规划,再出租,最主要的是租金大幅度下降。”张姨高兴地说。“我已经选了新店铺!”

张姨现在的店铺7米左右,年租金4万元,每天100多元的费用,改造后的店铺达到10米,租金只有1万8,平均一天不到50元。

“以我卖货的能力,不在话下!”

作为哈尔滨的大型批发市场之一,透笼是哈尔滨人最熟悉的一座小商品批发商城了,但现在这里的景象与疫情之前大不相同。

在这里转了2小时的王小明深有感触。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小明在透笼商城里从1楼逛到6楼,发现虽然大部分店铺是开着的,顾客也有一些,但以往人潮人海的景象不复存在。

“生意不好!”已经成了陈叔的口头禅。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商场依稀有顾客的身影。

“这样的透笼,我从未见过!”在透笼卖了10多年玩具的陈叔如此说道。

陈叔告诉小明,现在浑浑噩噩的,都记不得商场恢复营业多久了,“现在的情况就是不卖货、不开张、不见人!”

因为卖的是玩具,所以他的店铺更是没有顾客上门,“每天能发两个快递,主要还是靠批发,但相比疫情之前还是少了不少。”

在和小明闲扯的时候,有人来店里问陈叔要不要纸箱,陈叔连声说着“要要要!”,陈叔笑着告诉小明,“虽然发不出去那么多的货,但还是积攒点,能省点就省点,这都是成本啊!”

小明说:虽然说起生意经的陈叔眼中露出一丝精明和狡黠,但这两种劲头在疫情之下,多少有些显得苍白无力。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每家店门口都堆着要发的货,纸箱成为硬通货。

在陈叔的店里,小明还看到了一个直播用的补光灯。“有空的时候直播一下,因为我这高档玩具居多,高达模型、热门动漫手办,有时候直播一下,还挺有市场的,你有空来我这直播拼个高达,挺有意思的。”
为了扩充市场,陈叔也在努力顺应潮流。
说起这些他并不擅长却又不得不干的事,陈叔禁不住骂起了娘,“XX的这疫情一波又一波,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

小明说:说实在的,这些商贩也没什么更好的想法和办法,只能盼着疫情早点结束。

“10点开门,2点半下班。这时间卡得让人难受,对没事的人是一种煎熬,而对忙碌的人来说,又感觉完全不够用。”

小明觉得陈叔这话说得特别有水平、总结得特别到位,“煎熬”是对陈叔这些办法不多的商户说的,后半部分的“忙碌”也确实是有些商家的状态。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透笼的商贩每天主要任务就是理货、发货。

小明的一个朋友也在透笼,卖饰品,下面的客户都是直播平台卖货的主播,所以销量还有所保障,只是4个小时对他们来说很紧凑。

“接单、挑货、理货、打包、发货这些活要花费大量时间,尤其是小饰品,挑选起来比较慢,时间都给了大客户,小件快递几乎没时间弄,因为是小件而且样式太多,还不能全带回家打包发快递,影响还是不小的。”

“很多店的销售都不好,整个实体受影响,来批发的都少了,偶尔一些厉害的店铺有大量的下家,但每天4个多小时,接单、挑货、理货、打包、发货这些活也要花费大量时间,实际上的发货量也并不多。”

没什么办法,大家就是咬紧牙关挺一天算一天。

「疫情之下」惨淡经营 拼命活着 冰城小商贩的困境、挣扎和希望

疫情之下,人人难过!

每一个人都是在拼尽全力的在努力着,同时希望这疫情早日结束,恢复以往的生活。小明想,无论是张姨还是陈叔,他们的希望也是所有底层人的希望。

这些希望不宏大,也不辉煌,说起来,不过只有三个字:活下去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