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营销什么意思?什么叫饥饿营销策略?

qinzhiqiang 09-15 15:31 93次浏览

饥饿营销手段在市场营销学中是指商品提供者有意低调产量,以期达到调控供求关系、制造供不应求假象、维持商品较高售价和利润,以达到维护品牌形象、提高产品附加值的目的。

但如果过度饥饿营销会造成什么情况先不说,但是直播带货质量不说,疯狂的消费者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你买那么多要干嘛你用的上吗

今年直播带货有为疯狂,本来抖音是个娱乐平台,当客户多了也搞起了直播带货。直播带货其实对于80 90后并不陌生,小时候的电视卖货就和如今的直播带货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如今的带货似乎不是在卖“货”,而是KOL(关键意见领袖)、网红、明星在售卖自己的影响力和人设。往日,大家都认为电视直播的货品质量不好,骗人居多,如今对于直播带货,大家却是津津乐道,乐于参与。

最开始关注到直播行业,是斗鱼、虎牙、熊猫等直播平台群雄逐鹿之时。偶尔在吃饭之余,也爱打开一个游戏主播频道,看看游戏,下下饭,而现在,直播带货在抖音快手不断扶持推广下,众明星加入,正式开启了全民看直播卖货的浪潮。而随着抖音上百万粉丝级的主播也加入了带货之列,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创作者将直播带货当做了疫情下最快的致富道路。

也可以预见,后续会有更多的明星、网红加入到直播带货之列。

以抖音为例,当前直播带货的优势有三点:

  • 价格便宜,没有折扣的直播间不是好的带货直播间。(有些商品并不满足预期也并没有主播说的那么好)
  • 购买便捷,购买的渠道仍然是跳转到淘宝、天猫、京东等较为熟悉的电商网站,购物习惯无需额外培养,配合上快捷支付,只需10秒,就可以完成一次秒杀。
  • 相比于往日的电视带货,最大的区别就是“带货人”变了。明星下凡的机会更多了,尤其是已经过气的明星。粉丝们不管是处于对于他们的信任,还是的确有购物需求,都给明星之类的名人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手段。往日的明星拼命保持神秘感,如今似乎很多明星很愿意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

但这里面也有值得思考的事情。李佳琦和薇娅每晚的直播间人数之和几乎在4000万左右,罗永浩抖音带货首秀,传闻抖音官方保底3亿流量;再加上每一次明星“下凡”带货,平台方应该都会有流量扶持。在流量固定的情况下,实则都是彼多我少的态势。我认为直播带货的狂潮也有一些隐藏的不良后果。

  1. 过度消费。中国现在最不缺乏的就是购物节,各种各样的节日成了商家打折促销的噱头。对比国外每年仅仅只有几次大促销,如黑色星期五、圣诞节等,国内动辄宣传千亿补贴,实则分摊到每一个产品上,消费者享受的折扣并不如想象的大。配合BGM,刻意饥饿营销以及红底白字的折扣,似乎人人都要来一件。背后实则有有大量的过度消费。几年前,我去美国的outlets(名品折扣店)也会购买好几条LEVIS的牛仔裤,毕竟一条才15美金,码子不合适也会自我安慰,万一胖了呢?实则放在衣柜里已经好几年了,还是用不到。
  2. 厂家未必开心。直播带货的魔力就是数据,某一个品牌20分钟就可以卖出百万、千万的销售额,对于其他的品牌方或者厂家,似乎就是一个暗示:快来找主播带货。头部主播流量愈发集中的情况下,厂家则失去了议价权,高达几十万的选品费,对于小品牌,小厂家而言,难以负担。传统模式效率固然低,但是大量中间商、分销商实则承担了厂家的卖货风险。当一切都要去除中间商的时候,无非是供应端承担起了所有的风险,包括渠道风险。未来的定价策略就是虚高,然后打折降价。
  3. 时间的浪费。直播购物的效率并不高。如果把所有的商品放在网页里,自己看自己选,可能短短5分钟就可以买完自己想要的商品。直播的优势就在于可以更好的体验、测试商品,不过主播留给每个产品的时间都很短,而大家要买到自己心仪的折扣商品就只能等。问题是,为什么要采用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方式呢?
  4. 负债背起来的消费主义。记得以前家长一直教育我们要节约,节约是美德,现在社会告诉你要消费,消费是拉动经济,为国家做贡献。购物本身没有问题,时代在进步,需求在增长,科技发展带来很多很好的产品,值得人类体验。但是越来越多的金融借贷产品,越来越低的借贷门槛,越来越快的支付方式,越来越短的购物时间,深深有一种打开了潘多拉盒子的感觉。笔者非经济、金融专业之人,无法预料后续的影响。不过这种对于消费品本身的轻视,花下个月的钱圆这个月的梦,总有一种饮鸩止渴的感觉。
  5. 未来生意可能更难做。互联网不再是一个打破壁垒的技术,相反在打造自己的壁垒。未来,线上的流量会越来越贵,越来越集中,这实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传统的实体经济,因为一层一层的利益和风险分摊,其实分工相对更为明确,生产方、分销商和零售商各司其职。如今的直播领域,流量的划分权才是王道,这是在各位明星和网红之上的上游。流量池是一定的,以抖音举例,官方实时对扶持和推广的领域进行流量倾斜,所谓的倾斜,无非是让用户更容易接触到官方要扶持的内容。再加上可以花钱买流量,所以实则流量的控制权牢牢在平台方手里。对于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仅仅2个短视频平台月活就能到6亿。

疫情当下,大力推广消费,扩大内需是保持经济稳定、社会稳定的一剂药。只是在我们国家,有两件事也经常发生:一刀切和短时间内集全民之力推广一个新的事物,而似乎大家都是那个无能为力的参与者。

我很好奇,在直播带货如此火爆的态势下,如果今年618购物节,更大电商品牌销售额仍然在增长。究竟是内需在增长,还是别的原因。

自己的一些思考,不喜勿喷,以上。